很快就传到了当时的巫山
2021-04-25 11:42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考古工作者不仅发现了大量的石器骨器,还发现了在古人类遗址中比较少见的牙具,它们分别是两个用牛的牙齿做成的端刮器、一个用犀牛的牙釉质制作的刮削器。“它们的主要作用,是肢解动物尸体和削刮木头。”考古工作者们还在8000-10000年前的地层里,发现了两个残缺的火坑,“生活在玉米洞内的古人类那时就已经开始使用火,但这个火究竟是击打燧石而生,还是钻木取火,抑或是引来的自然火,还无法得知。”

在明代,锌锭和盐铁一样,被作为严控产品牢牢地控制在官府手中。为了保证冶炼顺利,每一个冶锌炉,都配有专门的冶锌技术工人,他们不仅要负责照看炉火,还要按照掌握的知识,给每个冶炼罐内按照比例放进矿石和媒介物。为了保证冶炼出的锌锭安全,当时的官府还配备有专门的官兵,日夜守护冶锌的作坊。“这些锌锭只要一出产,就会被搬上江边的小船,被专人押运至官府指定的地点存放。”市文化遗产研究院考古领队李大地说,锌能与多种有色金属制成合金,其中最主要的是与铜、锡、铅等组成的黄铜。而在明代,黄铜是制钱的主要原材料。这些锌锭极有可能是被运往当时的制钱作坊,用于生产铜钱。

同时,考古工作者们还在这里发现了先秦及其以前历史时期,迄今为止在三峡地区所发现的唯一一处“六畜”齐全的古文化遗址。马类骨骼的被发现,说明饲养的马匹在商代晚期传入中原地区之后,很快就传到了当时的巫山,而此时,这里生活的人们农业化程度已经非常高了。

“当时,重庆地区是全国重要的冶锌地,大量冶炼好的锌块,从这里沿着水路被运到全国各地。”李大地说,中国古人冶炼出的锌,不仅仅被用在了国内,还曾经远销欧洲。

武仙竹说,蓝家寨遗址是我国新石器时代以及以后考古遗址中,首次发现喜马拉雅水麝鼩、小臭鼩、微尾鼩、白腹管鼻蝠等多种动物骨骼标本,“这些动物都是西南地区特有的物种,它们当时和人类都是居住生活在一起的,这充分说明,那时的人和动物和谐相处。”

我们现在看到的马,在商代晚期才从中亚西亚地区传入我国的中原大地。重庆又是什么时候有了马这种动物呢?重庆师范大学教授、巫山县蓝家寨遗址动物考古负责人武仙竹说,早在东周时期,在巫山生活的古人类就已经开始养马喂鸡了。

“玉米洞可以说是古人类的中心营地所在地。在这个超过1000平方米的山洞里,人类的足迹整整从40万年前绵延到了8000-10000年前。”三峡博物馆副研究员、巫山县玉米洞遗址考古发掘领队贺存定说,以狩猎采集为生的古人类,以这个洞为中心,向四周探索着自然资源,他们打猎和采集完后,都会回到洞内加工,并在这里抵御寒冷雨水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yxjjt.com.cn云顶集团官网-pk10技巧345678定位-奔驰宝马官网报价-bte365网站大全版权所有